• <wbr id="bjbls"></wbr>

    <wbr id="bjbls"></wbr>

    <form id="bjbls"><th id="bjbls"><noscript id="bjbls"></noscript></th></form><form id="bjbls"><pre id="bjbls"></pre></form>

      <sub id="bjbls"></sub>

          媒體報道Media Coverage

          【醫德醫風】兩江醫者熊建瓊:如果沒能參加新冠肺炎救治,將會是我終生遺憾

          來源:兩江新區政府網   |  作者:記者劉霞  |  發布時間:2020-09-11  |  點擊率:

          “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全國人民同舟共濟,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控制住了疫情。我覺得這個只有在中國才能實現。”看完大型紀錄片《同心戰“疫”》,兩江新區醫生熊建瓊深有感觸。

          令出如山,生死阻擊;命運與共,人民至上。近日,熊建瓊登上央視《新聞聯播》,講述了《同心戰“疫”》背后醫務人員的逆行故事。

          位于兩江新區的重慶北部寬仁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熊建瓊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黨員,在重癥醫學科(ICU)臨床一線工作 20 多年。她是兩江新區優秀醫師,也是重慶唯一獲得全國“一線醫務人員抗疫巾幗先鋒”稱號的戰疫英雄。

          她深知,這是一場爭分奪秒的生死戰“疫”,只有往前沖,沒有后退的余地。

          “我是個重癥醫學科醫生,搶救病人是我的職責所在,如果沒能參加此次新冠肺炎的救治,將會是我終生的遺憾。”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熊建瓊主動放棄休假,正月初二就離開家,奔赴重慶市新冠肺炎救治中心。

          很快,熊建瓊作為市級專家組成員被衛健委派往萬州,擔任三峽中心醫院重癥組組長。那里的重癥患者多,病情危重、復雜,救治工作任務艱巨、壓力極大。

          熊建瓊教授在重癥病房查看患者病情

          “2月13號我來了之后,對這里的病人進行了分組管理,對患者治療做到精細化、規范化。重癥組兩個專家,要帶著一線醫生、二線醫生進去查房,調整治療;危重癥這邊因為病人都非常重,隨時有生命危險,所以是三個專家,每個人管2到3個危重病人。”熊建瓊說。

          在萬州,熊建瓊帶領新組建的重癥團隊堅守在危重患者救治的第一線,不分晝夜,傾盡全力,用最先進的救治技術和治療理念搶救危重患者,成功開展了重慶市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的 ECMO(體外膜肺氧合) 治療并痊愈出院,先后救治重型危重型患者多人。

          事實上,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重慶市第一、二例應用 ECMO 救治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均發生在萬州。作為市級專家組萬州片區重癥組組長,熊建瓊是這兩例生死營救的親歷者和指揮者。

          說起重慶首例 ECMO 新冠危重癥患者搶救過程,熊建瓊仍記憶猶新,可謂“一場持續 12 小時的生死爭奪戰”。

          ECMO(體外膜肺氧合,俗稱人工肺)是一項難度極大的復雜綜合性治療技術,被稱為最后的“救命神器”。

          熊建瓊告訴記者,李先生(化名)在2月14號早上開始出現呼吸窘迫,需要呼吸機輔助呼吸,后來還進行了氣管插管。在2月16號上午10點左右,醫生們查房時發現他的指標嚴重異常。情況緊急,醫生為他供給了100%純氧,但仍不能改善他的缺氧,在隨后的小組討論會上,熊建瓊等專家提出必須提前準備 ECMO。

          然而,三峽中心醫院并沒有 ECMO,甚至在渝東北地區尚未開展此項技術,更無操作人員。當晚 6 點,李先生病情再次惡化,隨時可能死亡。

          “常規手段已無法維持,要盡快上 ECMO!”根據多年臨床經驗,熊建瓊判斷,李先生病情已到最危急關頭,不能再等了,“ECMO 上早了是浪費,上晚了就錯過最后機會!”

          當時,在三峽中心醫院的市級專家組,僅有熊建瓊具備為危重癥患者使用ECMO的經驗。熊建瓊馬上向市衛健委求助,請求協調一臺ECMO和擁有操作經驗的護士團隊,以及抽調會置管的醫生一起開展救治。

          很快,市衛健委安排重醫附二院的ECMO機器以及醫護團隊出發,又協調西南醫院胸外科副主任吳蔚、副教授張世新趕來支援。

          熊建瓊在重癥隔離病房了解病人的病情

          “在手術過程中,最具難度的就是將兩根食指粗的管子分別從頸內靜脈、股靜脈放到患者上、下腔靜脈近右心房入口處,讓ECMO運轉起來。”熊建瓊說,如果操作失誤會引起大出血,極易導致病人死亡。醫護人員都穿著三級防護,防護服和面具都很重,戴著的眼鏡很快就模糊了,操作起來不方便,這個過程就更慢。

          17號早上6點,李先生的缺氧情況得到明顯改善。但上了ECMO,對患者的救治才剛剛開始。熊建瓊說,之后還需進行精細的抗凝和管理,以保證 ECMO 的順利運行、原發病的治療和器官功能的支持。

          熊建瓊(左三)和醫護人員進入重癥隔離病房前相互鼓勵

          其實醫生也是普通人,在進隔離病房前也會緊張、害怕。熊建瓊說,穿上防護服,戴上N95口罩非常憋悶,但只要進病房看到病人就忘記害怕了,只想著還能采取什么治療方案可以把病人搶救過來。

          ICU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線,進入ICU的患者都生命體征極不穩定,常需依靠機器和藥物來維持,任何一點內環境和器官功能的變化都可能導致生命的離去。作為一個重癥醫生,為了盡可能將有搶救希望的病人搶救過來,熊建瓊常常需要守在床旁,嚴密觀察病情變化,隨時調整治療方案。

          “在病房通宵搶救病人是常有的,而且只要一有搶救病人,不管白天、黑夜還是周末、節假日,一個電話我就會隨時趕到醫院,甚至在懷孕后期仍然半夜到醫院搶救病人。” 熊建瓊的女兒還在上初中,父母也已年近80歲,帶著牽掛,搶救完病人的時候,熊建瓊也會想,不知道他們在家里怎么樣了?熊建瓊說,從女兒出生到現在,她從沒單獨陪女兒睡過一晚,因為怕半夜去搶救病人留女兒一人在家。

          “回首27年的從醫之路,雖然有苦有累,但只要看到生命垂危的病人,經過自己的努力,最終轉危為安,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熊建瓊說。

           
          查找專家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